× 幻靜闇夜〃 †

關於部落格
很多事情,由不得自己。                     
但是,可以想辦法讓自己更開心。               即便那只是一種附蓋所有的笑容。  
  • 23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千年戀(重新編排)

  在一幢看起來很華麗的房子中傳來一聲聲的怒吼與令人鼻酸
的啜泣聲,令人搞不清楚裡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你真的知道事情的嚴重
性嗎?」一位看起來頗有威嚴的男子坐在正廳代表主事者的椅子
上大吼著。
  「我當然知道...你說的我都知道...」俊秀的男子看起來和中
年男子有某種程度的相像,身邊躲著一位嚶嚶啜泣的可人兒。
  「兒阿...別這樣...為了一個男人和你爹吵翻...不值得呀...」女
人,也流著淚,微微發抖著站在中年男子的身邊。
  「娘!別說了!這次我絕不讓步!」
  「你...好!為了一個男人...你居然...」

  可人兒眼眶泛著淚環顧三人....開口發出他那有如天賴的聲音。
  「都別吵了...是我不對...是我不該出現...」抽出掛在牆邊的劍往
自己的頸邊一放「我...我...消失......焰...如有來生...我們...來生見.....
你要為我活下去喔.....」....

  絕美的一笑...溫熱的血瞬間染紅每個人的雙眼...
 
&&&&&&&&&&&&&&&&&&&&&&&&&&&&&&&&&&&&&&&&&&
第一章

  這是個混亂的世界,一個神.仙.人.魔.妖精.妖.鬼.靈以及各種生
物生活在同一個地面的混亂世界......
  生活在這個世界某些族群,只要長到一定的年齡後,將只保持那
年齡的面貌,就算魔力提高、年齡增加,都不會改變他的面貌。
  而在這麼混亂的世界必定會有一個強大而能力極好的統治者---
冥帝!
  但是...雖然稱之為”冥”,但他所管理的是日間的世界;夜晚的世
界卻是由”日皇”所統治的.....
  但是呢...鮮少人知道...其實冥帝和日皇是兄弟,他們只是因為好玩
所以才分為兩部分來管理.他們對於雙方的管理方式都不干預,除非有
什麼需要幫忙或什麼的才會去麻煩對方.

  當然啦~他們兄弟倆感情可是很好的!一點心結也沒有!兩人還常
常聯手惡作劇來戲弄大臣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焰...如有來生...我們...來生見...你要為我活下去......』
  『...不~不要~....』
  絕美的一笑...血瞬間染紅雙眼...
  倏地坐起,月城 焰冒著冷汗不斷的喘氣.
  「該死...又是這個夢....怎麼每次都沒辦法知道那個人的名字......
算了...這下睡不著了..拖阿沁一起去逛逛日所管的夜世界吧...」

  拖著昏昏欲睡的小廝”阿沁”,月城 焰心情很好的逛著自己知
道甚少的世界.
  晃著晃著...就晃到著名的”販賣所”.在這裡,不管賣什麼都不
稀奇,只要你想的到的這裡都會有....
  「..好痛..主子你怎麼突然停下來阿...」阿沁隨著燄的視線瞧了
過去 
  「....天..天哪...是..是...妖精魔族的.....主子...我們快走....」
  「阿沁你在說什麼...管他是哪一族的...」低頭看著那擁有一頭
水藍色頭髮的人「喂...我想問一下...你擁有什麼樣的能力,會幾種種
族語言,擅長什麼...」
  那人抬起頭,用一雙冰銀的眼睛直視著焰...
  「我的能力以治癒為大宗..其他的..多少會一點...我會10幾種
的種族語言..擅長繪畫.....你..有什麼事嗎?」
  「..假如我說只要你願意幫我做事...我就帶你離開這裡...如
何?」他的聲音..好熟悉...好像在哪聽過....
  「只要能離開這裡...我答應你...」
  「是嗎..好...阿沁!去找老闆!說這位妖精魔族的人我買定了!...」
  「咦?阿阿?是!我立刻去!」
  「現在....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雲...單名雲....我是孤兒...沒有姓...我只知道我是妖精魔族的
長老和一位人類男子所生的....」
  「雲...是嗎...不錯的名字喔...」
  「主..主子...老闆說這個人他不賣...」阿沁氣喘虛需的跑回來
向焰報告
  「...電話呢?打電話給光...」
  「是!」阿沁拿起電話撥了一串號碼後將電話拿給焰
 
  “什麼事?”電話的另一邊傳來一陣沙亞的聲音,後面還有人喘
息和呻吟的聲音
  「你這裡的販賣所不將東西賣給客人喔...」
  “阿?你跑到販賣所去囉?他不賣給你嗎...我現在就過去!你叫
老闆在那邊給我呆著!”
  「有什麼問題?..恩!掰!....阿沁!去叫老闆來這邊等一個人的駕
臨吧!」我要的東西...誰都不可以阻止我.....
  ***********************************************************
  「這位客人...不要為難我了...這個人賣不得的!不管是誰來
買..我都不賣...」
  一位微發福的女人從佊方走了過來,戰戰兢兢的說著。
  「別那麼快否定...等你見到等會出現的人在做決定吧...」無視
中年女子的話,焰只是笑笑....帶著一點邪氣.....
  「但是我很好奇...在販賣所裡應該是有意者出價就賣的...是什
麼讓老闆你這麼堅持不賣?」
  老闆蒼白著臉張口欲說卻又吞了回去,似乎真的有什麼難言之隱。
  「因為我是祭品!獻給血之魔的祭品!我不是純正種族的人...所以
當大家在挑活人祭品時,我就成了首選!我試著逃脫過...但是...」
  「停!別再說了!!祭品是不能讓其他人知道的!!」老闆臉色蒼白的
大吼...
  「什麼阿...不早說...是血魔的話就好說話了...我做什麼還要白
費力氣去叫光過來阿...」焰低喃著。

  「什麼阿?焰?你在說什麼?」從門口走進了一個穿著華麗,看起
來文質彬彬的男人,不過...他現在看起來好像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突然把我找來,說什麼販賣所的人不肯賣人,要我過來處裡...結
果那是血魔的祭品??你有沒有搞錯阿?那你就直接跟他要就好了阿!
作什麼找我阿?」

  「日...日皇??」老闆和雲張大著眼睛,驚訝著大叫。
  「看到他有必要那麼驚訝嗎?我都看到有點膩了耶!」
  「你是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幾乎每天都看的我喔?」伸出手
重重的往燄的頭上打了下去,一點都不留情。
  「切!算了...光~打電話~快點~因為我把血魔的電話給忘了...」
  「你真的夠笨....」喵了焰一眼,光拿出電話撥給血魔
  「血魔?...恩...焰看上了你的祭品,要跟你要...給不給?...你的喔...
我那邊有要被處死的人你要不要?...ok!那就是成交囉?...沒問題!恩!
再見!」
  「他說好?」
  「廢話喔?但是我得給他30個將被處死的人做交換,你要給我15
個,聽見沒?」

  「有什問題?...好了!老闆...現在可以將他給我了吧?他是不能賣
的,我是跟血魔要的,所以我可必給給你錢..但是看在你被我兩嚇的不
清的份上...這30萬就給你當做收驚費啦!對了...還有,今晚的事對任何
人都不能提起,要不然....」燄用手在脖子上做了割喉的動作
  「這樣...了解了吧?...恩....我在給個優惠好了...我欠你一件事...
你要有什麼要幫忙的,去找光,把事情說給他聽,他知道去哪找我,我盡
可能幫你!這樣夠了吧?」

  老闆點點頭,趕緊開了鐵籠的門讓焰將雲給帶走....
  焰拉著雲向光說了謝謝後,領著阿沁回城去了....
第二章
  『阿..他們終於相遇啦~』
  『可不是嗎...他們的前世要不是我們,早應該在一起了...何必
等到千萬年後呢?..這次月老重新遷了線,我們可得負起責任顧好,別
讓它被剪斷了!』
  『還得看著其他的妖魔,別讓們搗亂...真是的...早知道就不要那
麼愛玩了!累的現在要做這麼多事!』
  『沒辦法囉...』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雲睜大著眼睛看著聳立在自己眼前的城堡,驚訝的看著焰,好一
會兒都說不出話來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這座”冥城”應該只有對”冥帝”效忠的
大臣,武士,騎士及侍奉他們的人才准許待在裡面的...為什麼你會...而
且你還和日皇看起來感情很好......」
  「你還猜不出來?我以為我和光的臉應該夠像才是阿...」
  「你..是..冥帝???」冰銀的眼睛透露著不可置信。
  「我說雲兒阿...不要露出那麼可愛的眼神好嗎?你想想,在這世
界上除了冥帝和日皇,還有誰可以命令四大魔獸?」
  「沒..沒有...四大魔獸一向只聽冥帝的話...只是不曉得為什麼日
皇的話他們也會聽...原來...你們是兄弟...你們一起制服他們的..!」

  「聰明!好了別站在城門前了!阿沁...帶雲去淨身,然後帶到議事
廳去!」
 
  三個人結束了談話,直接進了城,雲張著眼睛看著城裡的擺飾,石
雕,油畫,水墨畫,湖泊等等的景緻...仍不敢相信剛剛買下他的人是冥
帝。在驚愕中,他被帶到一間房子,裡頭有著非~常寬廣的浴池,還裊
裊的飄著熱氣....
  「先生,這裡是”浴房”,就是專讓冥帝洗澡的地方,一般來說除
了冥帝,任何人都不準用的!可是既然帝王允許了...就請好好享受吧!
我會把你要換上的衣物放在那邊的櫃子上!等一會我們還要去議事廳!」
  阿沁說完就轉身離開,留下雲一個人在”浴房”中,雲環視了一
下,嘆了口氣,也就無可奈何的動手脫去身上因逃亡而磨損且骯髒的
衣服,開始洗淨身體。
  不想讓阿沁和焰久等,雲用非常快的速度清洗身體和穿好阿沁
不知什麼時候放在櫃子上的衣物,走出浴房。再度隨著阿沁走在城
裡的走廊,一面讚嘆著設計師的精心傑作。
  就在雲還在驚嘆走廊牆壁上的華麗時,他們已經來到了一扇刻
著龍的莊嚴大門,站在門邊的守衛看見來人立刻幫他們推開那厚重
的門....
  「恩...雲...洗淨後的你果然比我想的還要美呢!」焰看著雲笑笑
的說,並轉過頭令守衛將門給關上。
  「我先說好喔...我不想說什麼因為我買了你,所以不管是什麼是
你都要幫我做到...包括...做愛!我不要你一定要像個僕人似的必恭必
敬,維維諾諾的...因為那種人在城裡太多了,看了就煩!所以,就做你自
己就好了!我很看好你的能力,不要讓我失望喔...喔!對了...你說你沒
有姓氏是吧...那麼...你就跟著我姓月城好了!」焰笑笑的說著,很滿
意自己剛剛做的決定。
  「冥帝...不行阿...您的姓氏是那麼的尊貴..怎麼可以...」阿沁本
來想反對,可是在焰的銳利眼神下也只好靜默來,不敢再有異意...

  「我...姓月城...」今夜的驚喜已經太多,雲顯的有些麻木,可是
一聽到自己有了姓氏還是高興的泛出淚光。
  「是的!以後你就跟著我姓月城,明天我會正式給你個職位...不
過...你介不介意我說你是我的妃阿?那些大臣們老是要我立個妃,煩
死了...」
  「就聽你的...我沒有意見...」深吸了一口氣,雲決定答應了焰的
要求。
  〝為什麼...總是覺得並不是第一次見過他呢...為什麼總有一種
懷念的感覺呢?〞
  此時...焰和雲的心中有著相同的疑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色微亮,太陽慢慢爬向山頭...就在此時...雲以”冥妃”的身分
住進城裡。
  但是因為他是男子及妖精魔族的身分,許多臣子一開
始都非常反對,但是在見識過雲的能力後,每位臣子皆心服口服,畢竟他
是冥帝第一個所納的妃子,而且看的出來冥帝很注重”冥妃”,而雲確
實有那種能力能幫助焰;所以個個臣子皆真心希望雲真的能輔佐冥帝
將這世界統治的更好。

  除了...地位相當於中國古代〝宰相〞的〝大司官〞...李淵大人....

第三章
  事實證明,雲確實幫助了焰!
  自從有了雲之後,世界的管理著實輕鬆的多,一些自不量力的妖
魔也不敢再隨意攻擊人類。

  只是李淵大人一直處處找雲的麻煩,因為他認為”冥妃”這個最
接近”冥后”的位置應該屬於他的女兒------李真,而不是一個來路不
明的妖精魔族。他總是不經意的挑雲的毛病,也暗示焰應該娶他女兒
為妃,甚至建議焰讓他女兒進城......
 
  意外的,焰答應讓李真進城,至今已超過一個月了,卻不見焰有封李
真為妃的意願,反倒是和雲越來越親近,甚至和雲同床而眠....幾乎是完
全視李真於無。
  李真也是個非常嬌寵的女人,完全不能忍受焰無視他的存在,有
時他會藉機去接近焰,可是燄的焦點總是在雲的身上,這令李真非常
的沒有面子,所以他將所有的氣都出在服侍她的僕人身上。
  僕人們也因為李真的態度而非常討厭她,常常羨慕照顧雲的那些
僕人們,因為雲一點架子都沒有,還會放下身段和他們一起玩,有時心
情好時還會送他們東西;和雲相比,李真每次都對僕人們表現的相當不
屑,還毆打他們....在僕人的心中,都暗自祈禱焰不要封李真為妃,因為
要是封李真為妃,他們的日子就會更不好過了....
  另一方面......

  「雲...你覺得李淵他們父女兩打的是什麼主意?」焰悠閒的看
著涼亭外的景色,輕聲的問著李淵的事。
  「大司官很討厭我,因為我搶了他女兒的位置,讓他的計畫無法
達成...」雲無奈的看著焰「我應該先問清楚城裡的狀況在答應的...
真是太大意了...」
  「呵呵...現在後悔也來不及啦...親愛的..雲...你可要幫我阿...
幫幫你可憐的丈夫....」焰笑著,非常無所謂的....一點都不在乎李淵
對王位的野心。
  「....遇見你是我的失算...惹上了麻煩事...我不幫也不行吧...」
  「哈哈哈哈....說的好阿...那你要努力點囉....」
  雲搖搖頭的看著笑的狂妄的焰...
  「對了..焰...我昨晚跟你說的事...你覺得怎樣?...」
  「恩...說實話..我也有跟你相同的感覺...所以我才會從販賣
所把你帶回來...而且..自從你和我一起睡覺後...我就不在夢到那
個奇怪的夢了...」
  「奇怪的夢?」
  「是阿...那個夢裡像是一個人為的自己愛的人而和他的父親
爭吵,那個人好像就是我..最後有個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對著我說
來生見...到這裡就沒了」
  「焰...你的夢...跟我的好像...這是怎麼回事阿...先是有似曾相
識的感覺...在來是有同樣的夢...結果...一樣不在作夢...」
  「雲阿雲...搞不好我們前世真的是一對戀人喔!」
  「...很...很難相信耶...」雲低著頭...有點不知所措...
  「..試試看就知道了阿...我們要不要接吻看看?」說著焰真的把
頭湊向雲,就這樣對雲做了個深吻...
  兩人就像是觸電般一樣...分不開...甚至有一些不是現在的記憶
在腦中出現。
 
  「恩哼..焰...你們要親熱...也不要選在這種開放的地方嘛...」
  光的出現,讓兩人都嚇一跳,比較害羞的雲瞬間紅著臉將投壓著
低低的,而焰則是一臉做什麼打擾人家的好事的表情看著光...
  「怎麼有空來這裡阿?你不是也很忙的嗎?」
  「也還好啦...閒來無事,想說來這邊找你和”嫂子”聊聊天...
沒想到就看到你們在親熱啦...聽霖說李淵在打你位子的主意..真的
假的?」

  霖和阿沁一樣,他是專門打理光所有的大小事務,並且和阿沁有聯
繫,好方便焰和光隨時能知道對方的狀況,正因為這樣,光才會特地跑一趟”冥城”
還向焰問清楚,看看是不是真有其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
卻意外的撞見焰和雲在接吻。
  「李淵喔...還不清楚...他的野心是蠻大的沒錯...甚至要我封他的
女兒李真為妃...對雲也的確有敵意,以為不著痕跡的找雲麻煩...」
  「你知道?」雲驚訝的抬起他那紅通通的臉問道。
  「別忘了我可在有在注意的....」焰輕輕的敲了敲雲的頭,笑笑的
的說著。
  「既然沒事...我要回去了...有要幫忙的晃隨時來找我...掰啦~」
說完,光就利用他的能力造了一個扭曲空間走了進去,消失在兩人的眼
前,好似他從未出現過...
  「來匆匆,去匆匆的...他到底是來做啥的阿...不管了...雲,走吧...
我們去看看我們前幾天種的冰玫瑰...」
  「恩!」
  焰一點都不介意方才的親吻,當雲一站起來就很理所當然的把
手放在雲的腰上,甚至還偷偷親了雲的臉頰...就這樣領著臉紅不已
的雲走向花園。
  「雲..我想...我可能是愛上你囉....」
  「焰...你在說什麼啦?不要開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喔...你阿..還是好好想清楚你內心的想法...不
管你以前發生什麼事..你不說..我不問..但是我發誓..我不會再讓你
獨自一個人!」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會不經意的看著你...心情會隨
你而起伏...焰...讓我想想...我一定會給你一個答覆...一定...」
  「恩!不免強你...我們去看冰玫瑰吧..」
  說完,焰又開始逗雲,一路上兩人就這樣嘻鬧的往花園的方向走
去...完全沒有發現李真跟在他們的後面...雖然李真聽不見他們談話,
但從他的角度看過去...焰和雲的背影看起來就是非常的恩愛....這令
李真的眼中燃起熊熊的妒火.....

第四章
  「可惡...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冥帝怎麼可以這樣無視我
的存在....」
  李真回到焰所賜的寢宮後,不甘心的一直大吼大叫的...
  「真兒!你在做什麼?」
  「父親...冥帝根本看都不看我一眼....太過分了...我長的又不
比那個妖精魔族的人差!」
  「那就你努力的不夠阿....不然冥帝怎麼可能都不看你一眼?好
了!別耍脾氣了!今晚冥帝邀請各個大臣們去花園欣賞品種稀少的冰
玫瑰,雖然才種沒幾天,但是冰玫瑰長的異常的好,所以冥帝才會做這
個決定,到時你就好好表現吧....」
  「是的!父親...我會的...我一定要當上”冥后”....」
  「恩..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準備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晚,明月高掛,晚風輕拂,所有的大臣以及其家屬皆在花園欣賞
著難得一見的冰玫瑰。談話聲,清脆的笑聲充滿了整個花園;今晚....
熱鬧無比....
  「冥妃真是好手藝阿...這麼難種的冰玫瑰,都被您種的這麼
的好...」
  「北村大人過獎了!其實都是焰在一旁指導才種的成的!」
  「雖說如此,畢竟是您親手種下的呀!...唉..在您進城前阿,冥帝
都很少笑呢!一些事務壓的他喘不過氣...現在,有了您的幫忙,冥帝休
息的時間也就多了...老夫真是感激不盡呀...」
  「北村大人!我只是盡我所能而已...再說,杯村大人也算是元老
了,焰有您的協助,也省了不少麻煩呀!...阿!焰在向我招手了,先失陪了!」

  「不愧是冥帝挑選出來的人阿...」北村大人看著雲的背影,欣慰
的說著
 
  另一方面,焰看見雲走了過來,立刻衝過去抱著他...
  「雲..我快受不了了...那個李真一直粘著我不放,身上又不知道
擦著什麼怪味道...我都快吐了!」
  「呵呵...他還真是不達目的不罷休耶...可是我又不能怎麼辦,去
跟他吵啊?」
  「我不管啦....救我...我可不想在讓他接近我!」
  「焰...當初是你同意讓他進城的耶!」
  「我要是不答應,李淵那死老頭一定會死纏著不放好不好...現
在又抓不到他想篡位的證據,根本沒辦法用什麼罪名來治他....他也
算是老臣一個了!」
  「那現在怎麼辦?李真往這裡走來囉!」
  「我...」焰還來不及回話,李真就站在兩人焰前了

  「李真見過冥妃!」可惡的妖精魔族!
  「有什麼事嗎?」我的天..味道真的好重...他到底擦了什麼阿?
  「喔!李真只是看見您在這,過來問聲好...」你不要一直八著冥
帝啦!
  「這樣阿...對了李真...你擦了什麼呀?這味道好特別呢!」要怎麼
脫困阿...
  「我擦的是商人從鬼域那批回來的香水!」
  「恩...鬼域阿...那真是危險阿...你就在這花園慢慢逛逛吧!我和
雲要先離開了!」焰受不了的插了一句話,拉著雲就走,完全不給李真
面子,因為要是他在不離開,可能就要吐出來了!
 
  李真看著兩人快速的遠去,氣的直跳腳...也愈來越討厭雲了...
甚至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星期後....有一個人趁著雲獨自一人時從雲的背後刺了他一
刀,雖然雲閃過的治命的部位,但仍劃出一道很深的傷痕!好在雲也有
功夫底子,在來人還來不及反應時將他打昏...可是因為動作過大加上
失血過多,也跟著昏迷.....
  焰對此事非常的生氣,幾乎天天嚴刑考打那位刺客,可是至今那
位刺客還是不說出幕後主使者。而雲呢?昏迷了一整天後也醒了過
來,只是左手現在完全不能動!

  但是雲討厭天天都躺在床上休息,在拗不過他的堅持下,焰答應
每天陪他到外面走走,但是他得乖乖的把藥吃掉....
  兩三個星期後,雲的左手已經完全好了,但是因為失血的過多,雲
到現在還是會有一點貧血!
 
  另一方面,那刺客終於受不了焰的嚴刑考打,把李淵父女供了出
來!在這之前,焰也對他們父女兩忍到了極限,私底下要求四魔和光調
查李淵所做的一切,這才發現,李淵仗著自己是大司官,到處打壓人民,
甚至會無故追打其他來此地遊玩的種族。
  現在加上刺客承認是他們父女派來的,焰終於下達了追殺令,把李
淵父女兩抓進了牢裡,擇日放逐!
  「焰...那天...我不是答應你,我會好好想想嗎?」
  「是阿!有結果了嗎?」抱著雲,焰笑著等待他的答案
  「我...還是不很確定....可是....當我被刺殺的瞬間...我想到
的是你...所以我想...雖然還不是很確定是不是愛你...但是我能確
定...我真的真的非常的在乎你....」
  「...這樣就夠了!至少你非常的在乎我...而且...不會排斥我吻
你對吧!這樣就好!反正我們時間很多...現在...你只要能對我打開你
的心門,我就很高興了!」
  「真的?」
  「我沒必要騙你吧?」
  「焰...真的不要騙我....不然...」
  「噓...不騙你...只有你...我永不欺騙....」

第五章
  焰原以為事情可以就這解決了,沒想到李淵父女居然趁著獄
卒送飯時打昏了獄卒而逃了出去,雖然已經通緝了,但至今已經一
星期還沒有任何的消息!

  雖然雲也漸漸的理解他心裡的思緒和感情讓焰高興不已,可是
李淵父女心術不正,讓他們逃了出去後果不堪設想,加上他們一直認
為是雲的關係才害他們變的如此落魄,一定會設法報復雲,不盡快找
到他們,焰就擔心不已。
 
  「你還在擔心嗎?」雲走向御用書桌,看著皺眉的焰.
  「能不擔心嗎?他們畢竟是麻煩,一定會來傷害你的....自從你受
傷後身體的狀況就一直不很好...時好時壞的...」
  「那是體質嘛...你也說拉~他們一定會回來復仇...既然這樣你又
何必擔心找不著他們?我也並非什麼都不會...你看你...為了找他們...
忙到陪我吃頓飯都不肯...」
  雲用著些許埋怨的口氣說著.
  「我真的有忙這個地步阿...我讓你擔心了..對吧...唉...你說的
也是...守株待兔嗎...好吧...聽你的...」

  「王上!」此時一位士兵用通訊視窗神色不安的像焰通報,
「城外有一群人要求要見冥妃...他們..他們有著和冥妃一樣的藍髮...」
  「....藍髮嗎....讓他們進來吧...帶到會客室去...」
  「是的!」
.........
  「焰!他們是.....他們是...」
  「我知道....他們是你的族人吧....不曉得...他們有什麼事呢...」
  「他們...不會安好心的....」
  「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們怎樣的....」
  拉著極度不安的雲走向會客室,途中雲還抵抗著....就這樣兩人
半拉半扯的來到會客室的大門前。
  「我乃妖精魔族的族長,代替這裡的族人參見冥王陛下!」
  「恩!有事嘛?我還不知道我們有什麼樣的交情...讓身為族長
的你跑的這裡來...」
  「我族的族人前陣子來到冥城裡了王上的妃子,在下備感驚訝,
因為他本應該是血魔的祭品的!」
  「呵呵...血魔是我隸屬我管的.....他是我降服的....他聽從主人
的命令....應該是沒錯的吧?我可是因為看上他的能力才帶他來冥城
的,他對你們來說已經是無所謂了不是嘛?你們可以當他不存在的!」

  「王上!您不會懂得!他是不應該出生的人!他的存在會導致我族
的毀滅!他不是個純種的妖精魔族阿~!看他的眼就知道了....那是邪
族才會有的冰銀色眼睛...那是不詳的徵兆阿!」

  「你....對我的人這麼有意見嘛?很好....既然你這麼希望滅族...
我幫你....」
  「焰!不要!那畢竟是我母親的故鄉....我母親的族人阿!」
  雲驚恐的拉著怒氣轟頂的焰,深怕他真的毀掉了妖精魔族。
 
  「哼!不需要你的假好心!雲‧愛斯聶特‧迪菲爾斯!你這個由誘
拐聖女的邪族之人卡爾‧迪斯菲爾和聖女生下的雜種!你的存在侮辱
了聖女!侮辱了聖愛斯聶特的家族名聲!!」站在族長身後的一位男子
指著雲大吼著。
  「愛斯聶特‧迪菲爾斯.....愛斯聶特‧迪菲爾斯....我的姓氏....
你們不是說我沒有姓氏的嘛??我知道聖愛斯聶特是母親的姓氏....迪
菲爾斯....卡爾‧迪菲爾斯....是我父親....他不是人類嘛??侮辱...?不
...不是的....母親說....他是和我父親相愛..所以才生下我的!是你們...
是你們拆散他們的!!」雲受到驚下的往後退了幾步...不敢相信剛剛所
聽到的。
  「你們為什麼要騙我???」
  焰皺著眉頭看這痛苦不堪的雲,心理好是心疼,卻無法為他做些
什麼,他看看同樣皺著眉頭,臉色卻發青的族長,明白其中一定必有蹊竅....
  「族長...你一定知道什麼對吧....不要在隱瞞了...都說出來吧!」

  拉著不知所錯的雲往沙發上做下,也請族長及身後的人坐下來說。
  「事情已經到這地步了,族長你也無須隱瞞了!都說出來吧!我要知
道發生什麼事....都說來聽聽!!」

第六章
  空氣中瀰漫著詭蹫的氣氛,讓人喘不過氣,長老環視著驚訝還
不能回復的雲、勢在必得的焰及憂心的族人們,深深的探了一口氣....
  「冥王...這麼想知道這孩子的身世嘛?」許久,族長確定著焰
的意願....
  「是阿!不然我做什麼問呢?」焰不改他稍微痞的個性,笑笑的
回答族長。

  「事情在十年前發生的......」族長就這樣侃侃而談當年事.....
 
 
  原來,聖愛斯聶特在妖精魔族是一個很龐大的家族,傳說妖精魔
族的祖先的後代,又以女性為當家,身為長女同時也就身為整族的聖
女,是全族的精神領袖;緣心‧聖愛斯聶特就身負著這個使命,但他卻
一點都不喜歡這個身分....
  就算全家族的女性都希望得到著個尊貴的身分,但對他來說這只
是個負擔。
  就在緣心20歲時,他在櫻樊森林撿回了一名身受重傷的銀眼男子,
嚇壞了所有族人。在緣心的堅持下,男子就由他親自照料....過不了幾
天.男子的傷好了,但卻不曉得自己該往哪裡去,所以緣心就將他留在當
地。

  在那之後,緣心和那名銀眼男子成天在一起,甚至墜入了愛河....兩
人曉得族人們不會允許他們兩結合的...因此就私下的結為連理,還懷了雲....

  聖愛斯聶特的長老大怒,將懷有孩子的緣心關進高塔。就在這個
非常時期,一位出門遠行的族人回到了族裡,他看見銀眼的男子驚訝的
叫著〝邪族的皇室怎會在這裡?有什麼企圖嘛?〞
 
  認憑銀眼男子怎麼解釋,族人一致認為他是覬覦聖艾斯聶特的
密寶而來,所以將他打成重傷並趕出村莊,還騙緣心說他已經死了。

  自此,緣心更怨恨自己的身分,他不在笑口常開;而雲在族裡也
常常被其他的大人及小孩欺負......在雲8歲當時,族裡的巫者預言雲
的存在將導致妖精摩族有重大的轉變,族人們聽了都認為是不好的的
事情,所以就更對雲排斥,甚至視而不見....直到血魔的使者來要求一
名祭品....雲就這樣被送到〝販賣所〞....
 
 
  「所以...雲根本就無辜的嘛!..等等...迪菲爾斯....迪菲爾斯....
卡爾....喔~呵呵~這下好玩了....」焰扯了一抹非常之邪惡的笑容,揮
手將阿沁招來
  「阿沁....去請卡爾過來吧....他該見見自己的兒子了!他找的可
辛苦了呢!」
  「是!」領命的阿沁利用瞬間移動離開了會客室
  「族長...你們做錯了一件事.....那就是將邪族的皇室繼承人打
成重傷...你說的故事...讓我想起了一件篡位的事件哪....雖然沒有
成功拉....卡爾就是那時逃了出來的.....那位緣心現在還活著嘛?」
  「當然!聖女還活著....」
  「你們有辦法現在將他帶到這裡嘛?」
  「可以....冥王你要作什麼呢?」
  「當然是讓這對苦命鴛鴦重逢阿!現在去把那位緣心帶來吧!我
想看看是什麼樣的人...可以讓我的好友卡爾這麼的掛心.....這...不
為過吧?」
  「好的....我將他帶來....」族長嘆了一口氣....使用了只有妖精
魔族會的魔法將緣心帶到冥城。

  在同一時間,阿沁也將卡爾帶來了....
  兩人一見面,先市驚訝不已接著就抱在一起,好似要將對方柔進
自己的身體裡一般...
 
  「恩哼!卡爾....不要沉浸在兩個人的世界好嘛?我可不是請你來
抱這個女的耶!你好歹也看看這邊有沒有其他你想見的人好嘛??」焰
一付受不了的樣子,開著卡爾的玩笑。

  兩人聽見焰的話,才將彼此的視線轉離對方身上..
  「雲兒!我兒!你還活著....你還活著....」緣心大叫著,跑到雲的面
前摸著雲,看看是否安好。
  「怎麼會呢?你怎麼逃出來的?」
  「母親...我並沒有逃離成功...是焰將我救回來的!」雲開心的笑
道,看著焰,揚出幸福的微笑。
  「緣心...你說...這是..雲?」卡爾也走到雲的面前..盯著與自己
一樣的冰銀色眼睛....邪族皇室的象徵.....
  「是的..這是雲....是我們的兒子....雲兒!這你父親喔.....你不是
沒有父親的小孩....你有的....」緣心因為家人的團聚哽咽的說著...
  雲看著面前高大的男人....還是有點不可置信....原來他也是有
父親的.....雲怯怯的輕聲叫了一聲父親...
  卡爾抱著雲留下了男兒淚...「我終於見到你了....雲兒....我真
的..好掛心你和你母親阿....」

  在一旁的妖精魔族的族人們...看著這令人歡喜的一幕....無不
慚愧的低下頭...他們不該拆散他們的...

尾聲
  所有的誤解...在此全都解開了!
  妖精魔族的族人們現在才知道...原來巫者所說的轉變並不
是壞事....因為他們變成了冥王的親戚...也是邪族的親戚....在世界
的地位是提升了不少...
  而緣心在家族的長老們同意下,搬去和卡爾一起生活;雲呢?
當然還是和焰在一起囉~!
 

  三年後 某個夜晚
 

  「雲!不是叫你先睡嘛?你怎麼坐在床上發呆壓?沒有我....
睡不著壓?」
  看著戲謔的焰,雲瞬間紅了臉
  「才....才不是這樣!!我是不曉得為什麼想起我們認識到現在
的所有經過而已阿....什麼..沒有你我睡不著....才沒這回事....」
  「恩...好吧~放你一馬!...你手的傷沒事了吧?」
  「恩?你說這個壓?沒事了....前幾天李淵那父女兩沒傷到我
的!他們反而被你殺了..不是嘛?不要擔心拉!沒事的!雖然他劃到的
是舊傷口!」
  「是嘛?那就好....那我們....來睡覺吧~!」
  「焰...你...不要脫我的衣服拉.....明天你還要....嗚......焰....
放開我....恩....」
  「可是...你的身體不時這麼說的耶....」
  「焰!不要.......」
  呵呵.....噓.....不要打擾到恩愛的人喔......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