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靜闇夜〃 †

關於部落格
很多事情,由不得自己。                     
但是,可以想辦法讓自己更開心。               即便那只是一種附蓋所有的笑容。  
  • 23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鬼屋。

  牆壁,那些紅還在滴落,像水落地一樣。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沿著路燈閃爍的走廊走著,前方似乎沒有盡頭。   很多岔路,但是‧‧‧   該從哪裡出去呢‧‧‧?   - - - - - - - - - -     「喂!真的要進去嗎?不好吧?」     「當然要進去,願賭服輸!你不會是怕了吧?」他,率先走了進去。     「誰、誰說我怕了!?進去就進去嘛!」吞了吞口水,跟著走進。      昏暗中,亮起了一道手電筒的光芒。   兩人互相抓著對方往前走去,腳步踩在老舊的木地板響起一聲聲刺耳的聲音。   經過的窗戶,每一個都是破碎的玻璃,但是外頭明亮的陽光似乎沒辦法穿透這間屋子,依舊陰涼的讓人顫抖。   很快的,橘紅的陽光消失了,取代的是沉靜的夜晚。       「我、我們一定要在這邊呆一個晚上嗎?」     「沒辦法啊!誰叫我們賭輸了?」   找到了一間房間,兩人走了進去,把這裡當作是今晚睡覺的根據地。      外頭本應該是茂密但是卻因為秋意的關係而裸露的樹枝上,不知不覺間棲息了好幾隻不曉得飛來的烏鴉,一雙雙黑色的眼珠盯著屋子,從喉嚨裡發出不明的聲響。   - - - - - - - - - -         走了很久、很久、很久,很寂寞、很孤單、很無助。      現在是什麼時間了‧‧‧?   輕輕的自問快速的消失在寂靜的黑暗裡。   如果,有人能陪我找尋出口就好了。   - - - - - - - - - -    寒風,倏地的吹過。   那聲音,就像是許多人淒厲的慘叫一樣。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拉緊身上禦寒的衣物,卻還是瑟縮著。     「那是風聲啦!你不要想太多好不好!?」     「可是聽起來很像有人在慘叫‧‧‧」        又是一陣風。   像是低泣的風聲。       「你聽!又來了!」     「你很煩耶!快睡啦!這麼膽小就不要跟著賭啊!」     ‧‧‧‧   沉默。   屋外,幾朵烏雲遮住了本可透窗的明月。   - - - - - - - - - -    阿‧‧‧‧   那兒有人‧‧‧‧   去找他們吧。   - - - - - - - - - -    無聲之間,那道被打開的房門突然輕輕的晃動著。      吱─阿─     「那‧‧‧是什麼!?」顫抖的手指,指著門邊站著的生物。     「什麼是什麼啦?」轉頭,驚嚇,無聲。   哪,陪我嘛!?   抬頭。      那是一張笑笑的臉孔,但是面容像是被鈍器砸碎了一般看不清原本的樣子,只能從揚著的嘴知曉那是一張正在笑著的臉。   右肩脫落,垂垂的在右邊晃動著;白色的襯衫從腹部被染成一大塊又深又暗的紅。      哪,陪我好不好?   隨著聲響,房間那斑駁的牆壁開始滲透著鮮豔的紅色液體。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不、不要過來‧‧‧」害怕的退後,卻在牆邊摸到那往下流動的鮮紅。         「啊~你來了!」方才無聲的人,現在卻很開心的說著。     「他是這次的祭品喔!」          「你、你在說什麼啊!?什麼祭品!?」     「你可以帶走他沒關係!」無視那驚恐的人,自顧對著那笑臉說著。     那‧‧‧你呢?   飄忽的聲音,疑惑的語氣。     「我要留下來阿!這樣下次才能帶人來陪你囉。」   阿‧‧‧   好‧‧‧     「不、不要過來~~~~!!!!!」   - - - - - - - - - -   艷陽高照。   警方在一間老舊的屋子裡發現失蹤一個月的男孩,該名男孩的屍體像是被揉擰過後一般狼狽,卻也無法用正常的邏輯去解釋在他身上的不可思議現象。   他的下半身埋在屋內某個房間牆壁的窟窿裡,雙手硬撐著牆,好像是要阻擋自己不再往牆裡去,只是牆壁裡什麼都沒有,只有他那向下垂的雙腳。   在將屍體移動出來之後,一名年輕警員發現男孩的兩隻腳踝有紅色的印子,就像是一雙手一般‧‧‧‧‧‧   - - - - - - - - - -      三年後     「喂!雖然賭輸了‧‧‧也不用真的進去吧?」     「當然要進去,願賭服輸!你不會是怕了吧?」他,笑著。     「怎麼可能!?我們這就進去!」吞了吞口水,走進。   昏暗中,亮起了一道手電筒的光芒。   呵呵,有人來陪我們了喔‧‧‧‧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